谷歌、麥當勞大力採購德州乾淨能源 美國油氣原鄉為何愛上太陽能?

▲德州的強烈陽光,與寬鬆的監管政策,在在吸引太陽能產業。

 

儘管川普政府對再生能源的立場充滿敵意,力圖挽救火力發電產業;但太陽能的成本優勢,讓很多大品牌轉向購買,並提升環保形象。

一個城鎮規模大小的太陽能電場,月內將在德州油頁岩心臟地帶開放,讓已經沉寂的美國石油和天然氣產業競爭因而活絡起來。這座位於歐伯龍(Oberon)的光伏電場,一旦連上德州二疊紀盆地無樹城(Notrees)以南的電網,將可供應150兆瓦(MW)的電力。開發商希望最終電力可擴展到1380兆瓦,足供23萬戶家庭所需。

德州是美國油氣之都,如今全境卻掀起太陽能熱。根據美國能源情報署的資料,今年德州太陽能新建設施將占全美新建規模的1/4,寫下紀錄。大部分的太陽能投資都在德州2疊紀盆地,這裡是美國頁岩油工業的中心,如今是武漢肺炎疫情危機下,沙烏地阿拉伯與俄羅斯油價戰衝擊下的暴風眼。

加州光伏產能 居美國龍頭

太陽能是石化燃料的競爭者,隨著太陽能設備價格下跌,石化燃料在美國綜合發電中的首要地位受到挑戰。儘管美國共和黨主控的國會對油氣產業一向友好,但也不願限制風能和太陽能的快速增長。然而,在德州,乾淨能源與石化燃料的關係一向複雜。德州的2900萬人對無須依賴外來油源而頗為自豪;油頁岩裂解是晚近電力需求的推手,從而刺激了對再生能源的投資。

這種關係在歐伯龍的太陽能板之間清晰可見。太陽能板行列中預留了停車場大小的長方塊空間,開發計畫負責人蓋瑞沃(Jason Garewal)表示,這是開發商南韓韓華集團的子公司174 Power Global,為方便油鑽機隨時打井而留下的。他說:「西德州過去一向是油氣的天下,但現在我們為能夠增加能源組合結構,又不減少未來的油氣開採而自豪。」

德州已在美國風力發電上排名第一,它現在正朝著僅次於加州的美國第2大太陽能光伏產能邁進。但與加州不同的是,加州的目標是在2045年實現百分之百的清潔能源,德州則希望透過電力市場的彼此競爭,增加太陽能供電。

紀錄顯示,在德州電力穩定委員會(Ercot)經營下,德州這個還在等待連上電網的太陽能計畫,有一半以上的產能是工業規模的太陽能。俗語說:「在德州什麼都大。」對太陽能開發商來說,這也是一個大好的機會。根據美國能源情報署的數據,儘管全美電力需求下降,但德州在消耗美國最多電力需求這方面,過去5年仍揚升了5%。

德州陽光強烈,尤其是德州最西的2疊紀盆地的無雲天際,夏季炎熱的午後,太陽能峰值輸出剛好貼合空調的龐大需求。受油氣產業負責人歡迎的寬鬆監管,吸引了太陽能產業到此。德州的立法設限不多,德州麥格理綠色投資集團美洲負責人亞徹(Chris Archer)說:「從批准和連接的角度來看,過程簡速,因此可以快速開發。」德州當局15年前批准了特殊的輸電線路,雖然當初這是為處理風力而設計,如今也紓解太陽能的流量,可將再生的電力從西部的廣大地區輸送到東部的達拉斯和休士頓等城市。

省成本賺形象 投資很划算

在其他廣泛關切氣候變化的美國各州,綠能建設則遇到阻力。例如,紐約州長古莫希望紐約州2030年時可從再生能源中獲得70%的電力,但紐約上城則希望太陽能板遠離農田,長島的居民也反對離岸風電計畫。Innergex再生能源公司執行長勒特耶(Michel Letellier)說,該公司在德州溫科勒(Winkler)郡投資的4億美元,250兆瓦發電項目未遇任何阻礙。德州的沙漠無論是租或打樁都很容易。(延伸閱讀:銀行、航空、能源成美股重災區 謝金河:這回連股神也賠慘了!

西德州中級原油價此刻低於每桶30元—不到1月價格的一半,而油價下跌也可能阻礙太陽能的發展。武漢肺炎病毒也可能打擊電力消費,傷及營造或破壞融資流程,使太陽能發電的前景蒙上陰影。

不過,專家認為,這些問題可能延遲,但不會中止太陽能在德州的普及。經營10年以上的乾淨能源投資商,喜歡從有長期合同支持的投資項目中得到穩定的回報。休士頓大學能源研究員赫茲(Edward Hirs)說:「關鍵是與天然氣發電廠相比,太陽能具有極大的成本優勢,它的邊際成本是零。」

近年來,太陽能生產成本暴跌。根據彭博社新能源財經與可持續能源調查商業委員會(BCSE)的數據,而2010年工業規模光伏計畫安裝費平均每瓦為3.53美元,而去年每瓦僅0.80美元。諮詢公司IHS Markit的季利甘(Cormac Gilligan)表示,太陽能的聯邦稅抵免未來幾年會再降低,這可刺激設施興建,獲取更大收益。

大品牌企業抓住成本下降的機會,簽訂太陽能長期購買協議,以提升其環保形象。根據調查,美國企業去年簽下創紀錄13600兆瓦的清潔能源交易中,5500兆瓦出自德州,大部分是太陽能。谷歌、麥當勞及富國銀行等均承諾購買德州的太陽能發電場生產的電力來經營新數據中心、快餐店和銀行的分行。

谷歌營運長帕爾默(Neha Palmer)表示,谷歌在達拉斯附近造價6億美元的數據中心,部分依靠所承包的3個德州太陽能發電計畫。她說:「德州是一管制寬鬆的大市場,用戶可選擇向誰購買電力及購買類型;我認為這是德州再生能源大幅擴展的另一個驅動因素。」

對油氣業來說,這是壞消息。能源情報署預計再生能源10年後會在全美趕上天然氣作為供電來源。德州公共政策基金會等機構副總裁皮考克(Bill Peacock)認為,太陽能、風能在地方財稅上享有不公平的優惠,不必支付新的輸電線路的費用,而將其轉嫁給納稅人。皮考克說:「可再生能源唯一有意義的地方是如果氣候變化是真的,而這一點我也有辯論意見。」

▲德州是美國頁岩油工業的中心,也是沙烏地阿拉伯與俄 羅斯油價戰爭的暴風眼。

 

川普唱反調 狂推火力發電

美國科學促進協會指出,約97%的氣候科學家同意人為造成的氣候變化已出現多時,大多數美國大型油氣公司也接受此說。不過,在華府,川普政府對再生能源的立場從冷淡到充滿敵意。聯邦能源監管委員會去年12月發布1項規則,削弱美國最大電網PJM互聯網中,州政府對綠能電力的補貼。這一電網從維吉尼亞州延伸至伊利諾州。川普聲稱,風力渦輪機「滅絕了鳥類」、太陽能發電潛力「不夠強大」,大力採取挽救火力發電產業的政策。

不過市場力量的判決不是如此。油、氣銷售雖面臨威脅,油公司漸漸接受太陽能。埃克森美孚透過與丹麥Orsted簽下為期12年的購買協議,以滿足它在德州70%的電力需求,其中包括明年上線的250兆瓦太陽能。

2疊紀盆地最大的石油商西方石油公司與麥格理簽訂協議,後者在12年內提供109兆瓦的太陽能發電。它也建造自己的小型太陽能農場,靠它的能源把2氧化碳泵入地下,開採石油。執行長賀魯伯(Vicki Hollub)表示:「我們投入了太陽能減碳的行列,但也提供了低成本的電力。」

廉價石油時代 前景仍看好

根據 Ercot研究,廣泛的石油業能源密集型流程間接推動了德州西部的電力需求,從而推動了新的太陽能電場的發展,2013~2019年期間以11%的年增率成長。同一項研究建議將更多的長距離輸電線路送入該地,但問題是「油、氣客戶無法提前1、2年以上的準確預測需求,而輸電改善可能需時6年。」

西德州原油市場崩潰後,這種不同步現象尤其明顯。油公司削減了幾週前才公布的資本支出計畫,這場動盪也引發了一個問題:太陽能投資能否在廉價石油時代生存下來?(延伸閱讀:吳嘉隆:解析石油三國演義的內幕

義大利公用事業旗下的北美Enel Green Power負責人帕帕迪米崔歐(Georgios Papadimitriou),去年在德州石油市米德蘭(Midland)郊外推出一項太陽能發電計畫,生產總目標500兆瓦的半數。他希望看到電力需求上升,但這不是關鍵,因為「對我們來說,關鍵是我們更便宜,我們更具競爭力。」

德州奧迪薩市(Odessa)的保守派州議員、油氣產業的倡導者藍德格拉夫(Brooks Landgraf)承認,出現困難的油公司裁員之際,太陽能計畫「將出現更多的勞動力機會」。藍德格拉夫說:「德州有能力生產碳氫化合物能源、太陽能和風能,二疊紀盆地生產能源,是德州的文化。」

 

新聞來源:https://www.wealth.com.tw/home/articles/25305

Close Menu